Lóránd Hegyi 罗兰·艾格

当前欧洲最杰出的策展人和艺术史学家之一

曾任圣埃蒂安美术馆(Musée d'art moderne et contemporain de Saint-Etienne)、

维也纳路德维希基金会美术馆(Museum Moderner Kunst Stiftung Ludwig Wien)馆长

现任那不勒斯当代艺术中心(PAN)的创始人

侨福美术馆艺术总监


不确定性具有解放的力量,源自那不可言说、使人感到痛苦且又晦涩难解的创造力。它促使人类不断地探索和打破。


距离4月14日《奇妙的不确定性》的开幕还有三天,布展任务紧张又繁琐地进行着。摆放在展厅地上的100多件作品等待着被安排。


65岁的策展人Lóránd Hegyi身上散发着欧洲绅士优雅的气质,使得侨福美术馆里繁忙的布展现场没有一丝焦躁的气氛。


刚刚从意大利飞到北京的Lóránd,迫不及待地要把早已编排在那些密密麻麻的草图上的计划一一实现。从第六个展厅突然箭步走到第一个展厅摆弄一下,又快速地走到另外一个展厅与布展人员交流。一天的时间里,他就这样不断地穿梭在各个展厅,却一直保持平和的音量和娓娓道来的语速,稳定着整个场域。他的身上总带着一点白葡萄酒香,这是他保持兴奋的方式。



《奇妙的不确定性》布展现场,侨福美术馆


Lóránd有着将近40年的策展经历,在这个危机重重和迷失方向的时代,他发现了一个由艺术家群体发起的重要议题正在发生——艺术家们正在努力尝试更新那些既定的事物,聚焦于想象力的解放,探索一种全新的艺术叙述。此次展览邀请了40多位来自全球各地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便是这一议题的重要呈现,而作品的形式都统一为“Zeichnung(德语)”。



“Zeichnung”在德语里对应的中文是素描或草图,目前没有一个中文词汇能完美地诠释它的意义。与绘画不同的是,Zeichnung的表达更加直接和情绪化,同时消解了色彩和材料的影响。通过这种特殊的语言形式,艺术家尝试将隐藏在不同经验的潜在关联,和埋在世界中那些隐晦的秘密进行视觉创造,形成一些颠覆性的图像。这些图像带来一种神秘的魔力,这是Hegyi一直在研究的议题——“不确定性”。


《奇妙的不确定性》开幕导览,侨福美术馆


《奇妙的不确定性》于2019年4月14日在侨福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呈现了40多位来自全球各地艺术家的100多件作品。作为学术主持、策展人的Lóránd Hegyi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关于“不确定性”的探讨。


《无题》Juul Kraijer, 2007


无形的“不确定性”其实伴随着我们的生活。那些缺乏安全感的恐惧,以及存在我们记忆、梦境中的模糊,真实又深刻。也许它留不下任何印记,但从心理上、感官上和情感上又是如此的强烈。它存在于人类对未来的担忧和过去的恐惧之中,涉及了生与死、来世、身体与灵魂、善与恶、命运与机会、力量和能量等等决定和塑造生命个体的因素。


《Apparat 8a》Erich Gruber, 2017


艺术家的作品中涉及了与宗教、神话有关的故事或预言,具有隐喻性的特定魔力。这些难以辨认的图像和挑拨性的视觉创作,是对消费拟像的肤浅价值的抗争。同时,它也挑战了根深蒂固的教条,挑战了宗教、政治或者是世俗道德的约定俗成的观念。


Lóránd Hegyi认为“不确定性”并不是消极和负面的观念,而是一种开放性。正因为“不确定”,人类才会不断地探索和研究,寻找自我的发现,开启了新的角度和可能。它是新的知识和思维的基础,是解放性和自由的元素。而艺术,正是如此。


展览前期,策展人Lóránd Hegyi接受了ART POWER 100的独家专访。不仅分享了其策展理念,还对当下如艺术家KAWS、人类第一张黑洞照片等艺术形态与时事,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远景》Gianni Dessì, 2012


访谈精选


艺术当代的叙述性与本真的叙述性


▌ART POWER 100:请问您的策展方式和方法是怎样的?

Lóránd Hegyi: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我会去思考不同的课题和概念。事实上,在以往侨福美术馆所做的项目和十年内不同的美术馆的项目中,我一直在关注一个问题—“艺术当代的叙述性和本真的叙述性”。“叙述”有不同的类别,它不仅是一个故事或者主题。更重要的是其所传达出来的讯息。即为什么艺术家要创造这样的艺术品?


在美国文学评论当中对于艺术和文学有一个分类,即“叙事(Storytelling)“和“叙述(Narrative)”。叙事是一个清晰的概念,它可以是一本小说或者图片。从中我们可以得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事情?而叙述是一个更加广泛的概念,即为什么艺术家要选择这样的一个方向,其动因是什么?


在这个叙述过程中,由动因激发艺术家创作,并传递信息—艺术家怎样观察世界。艺术家从世界当中得到动因进行创作,接着把讯息传达给观众。



《奇妙的不确定性》展览现场,侨福美术馆


▌ART POWER 100:站在一名策展人的角度,您觉得怎样的展览可以叫做一次完整的展览?

Lóránd Hegyi:我的展览需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有的展览会策划8-10年的时间。2010年,我开始有此次展览类似的想法。在此之前,我策划了两到三个与此次主题类似的展览。同时,我也做了很多关于当代绘画的展览。过程中我发现了这些“Zeichnung”,它们展现了一种本真的议题——流动性、自发性和不确定性。


我发现在过去的30年里,“Zeichnung”成为了非常重要的形式,因为他们能清楚地表达一种不确定性的状态。同时我们也会看到,更多的艺术家越来越专注这个主题。同时我阅读了大量的文献和艺术家本人的文稿,并且与他们进行讨论。


策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过程中会吸纳更多的艺术家进来。这个展览可以做到比这两倍大甚至三倍大,但是我们要考虑实际空间的因素。我认为好的展览需要做到的是,这个展览有没有为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的重要议题发声。策展人可以找到更多的作品,同时也可能会有偏好。但是更关键的是,作品和展览是否具有原创的本真性(Raelität)。



Lóránd Hegyi导览中,侨福美术馆



艺术是我们所处年代的一部分,也是所处世界的理解与观察。


▌ART POWER 100:当您看一件作品的时候,会从哪个角度出发?

Lóránd Hegyi:我会从历史的角度出发,从艺术史家的角度来出发。我们历史的沿革当中不同的艺术作品传递出的信息是不断变化的。因此他们的叙述也是不同的。艺术是我们所处年代的一部分,也是所处世界的理解与观察。


我作为历史学家是要去观察这样变化背后的原因,也就是:为什么当代艺术流派所传递出来的讯息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并不一样?他们为什么选择这样的特定叙述?


▌ART POWER 100:您是先看到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再产生展览的理论或者主题吗?

Lóránd Hegyi:理念和概念是来自于这些作品。接着我会做一些研究,回顾历史,寻找哲学思考来帮助我解释我所观察到的。这些并不是我预先设定,而是艺术家的作品给予我概念。最重要的是艺术作品。这个世界是艺术家的灵感来源,也是我的灵感来源。


我们这一代,包括一些年长或年轻的艺术家,皆生活在这个时代。因此,在产生许多相似的经历的同时,也带来了许多不同的经验。我的工作是从他们的经验和作品中不断地吸取。吸取是最重要的过程。吸取之后,再以我的形式呈现。


《奇妙的不确定性》开幕导览活动,侨福美术馆



奇妙的不确定性更多的是一种开放


▌ART POWER 100:这次的展览主题是:奇妙的不确定性。我能把这种“不确定性”理解成偶然吗?就像从生物学角度出发,万物的出现都是一种偶然或者突变。

Lóránd Hegyi:这种不确定性包含了我们意料之外的变化,但不仅限于此。它更加的深刻,从德语当中可以分辨这两个词汇——Ungewissheit(不确定性)和Unsicherheit( 不安全感)。不确定性会带来不安全感,但是不安全感只是一方面。不确定性更多的是一种开放,即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任何一件事情,它代表的是一种永恒的思想状态。同一种语言,其意思并不见得是固定的。


2005年,我写过一篇论文,叫做《价值的流动性》,价值的流动不是否定价值,我相信价值。价值应当是有流动性的。也就是在不同的情景之下,应该有不同的价值。把价值具体化,而非只有一个抽象的、普适性的价值观。当价值不具体的话,我们会变得非常僵化。



《不符合故事的开始》 Guglielmo Castelli,2018


▌ART POWER 100:此次展览全部是由Zeichnung(素描)组成。那么,您如何看待“绘画已死”这个概念?

Lóránd Hegyi:我认为绘画一直都会存在,绘画是一个艺术表现形式。媒介不重要,比如美国抽象表现主义时期,艺术家重新找到概念,从而把新的价值观表现出来。二战后全民悲伤的情绪造就了抽象表现主义的诞生。人们需要非常的精神和情绪化的表现状态。


相反,波普艺术表现的是消费主义下新社会的意识形态,代表了工业化和城市化现象,以及对抽象表现主义的回应和反对。将日常客观事物为主要创作对象,而不再是抽象表现艺术中呈现的内心情绪。所以,手段和媒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通过艺术的语言去呈现新的艺术形态。



《1989年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 》邱志杰,2017


▌ART POWER 100:《奇妙的不确定性》是您在2016年写的一本艺术书籍。通常您的展览背后都有一套完整的理论系统,那么您的Power会影响到艺术家的独立性吗?比方说,艺术家的作品不仅只有您展览议题中的信息。

Lóránd Hegyi:当我选择这些艺术作品进行展览的时候,首先相信这些艺术作品想要去传递的,也是我在展览中想传达的主题。如果是在艺术美学角度进行判断的话,也许会存在,这件作品好一些,力量强大一些,或者复杂一些。但当我做出选择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作品中所要传递的信息,即它们的叙述是怎样呈现的。


策展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一种永恒的流动,这种流动是双向的。一方面我是被艺术家作品的现实和它们所呈现的世界的现实所影响,另一方面,艺术家也会被这个世界的现实所影响。我并不是创造一种预制的概念和理念,而是呈现我所观察到的一切。


永无交集 》László László Révész, 2015


全球化并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真正的问题是我们的思维方式回到了原始的状态。


▌ART POWER 100:您认为当今全球化、网络化下的扁平快的趋势会影响艺术的学术性吗?

Lóránd Hegyi:其实一切都影响到了艺术,人类发现新大陆、世界大战、宗教改革等等。艺术也是对现实的一种接受,这是正常的过程和客观事实。有时候我们会想全球化带来的一些负面效应。问题是,为什么这是负面的?问题出在了哪里?


在全球化的进程当中,艺术也会受到影响,也体现了全球的文化。同时每个人也会有自己的判断,比如会体验到不同的文化,会说不同的语言。全球化并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真正的问题是我们的思维方式回到了原始的状态——我们不去判断和思考。一个东西现在流行了,那便是好的,这是一种愚蠢性。并不是说现在比以前的人愚蠢了,而是我们有没有判断的能力。


因此,教育是极其重要的。我们要让年轻人在道德上做好准备,让他们能对自己负责,需要勇气为自己做出决策。现在很多年轻人需要这种决策的勇气和能力,这是需要去学习的事情。我们必须要在学习和知识上投入更多,才会有更好的判断力。



比较幸运的是,市场的价值在很大程度上依然去体现了艺术本真的价值。

 

▌ART POWER 100:您对于像KAWS这种靠影响力实现商业变现的艺术家怎么看?

Lóránd Hegyi:我对艺术品的价格并不感兴趣。艺术市场是市场,人们想要购买,便有了市场,这是个人喜好的问题。我判断艺术品是脱离市场机制的。市场有自己的一套机制。当然,不代表市场机制没有美学的价值,因为在其中会存在具体的情景产生具体的价格。在市场机制下,艺术不仅仅具有其本身的美学价值,还具有交换价值和投资价值。


一名投资者买这种艺术作品是一种理智的投资决策。但是对于我而言,不认为这是一件严肃的作品,我也不会去购买。有人喜欢他,我可能会认为他的品味不太好。


对于我而言,我会从管理博物馆,美术馆的角度收藏艺术作品。我们更看重的是美学价值和历史价值。这个过程中,我了解这件作品的价值。不幸的是,在很多情况下,在市场上它们的价格与其真正的价值是有偏差的。有时候会以非常的价格成交。而比较幸运的是,实际上市场的价值在很大程度上依然去体现了艺术本真的价值。也就是这个价格不完全被市场所操控的。市场的标准和艺术史学家或者博物馆馆长的标准是不完全一样的。当然,一件作品能卖出如此高的价格会有它的道理。


▌ART POWER 100:4月10日,人类第一张黑洞的图片被发布,这张图片给人类带来了狂喜的同时,也带来了恐惧。这里面是不是也渗透着某种“不确定性“?

Lóránd Hegyi:黑洞对于我个人而言还是很难去理解。虽然我理解字面的意思以及其本身的原理,看得懂解释黑洞的每一个词汇和逻辑。但是,对个体而言依然很难想象。黑洞不断地吸收事物,再重新放射出来,不断地集中,然后消逝。它消逝到了哪里?人们能理解人类的幸福或者痛苦,但是个体很难理解宇宙中的概念。



Lóránd Hegyi策划主要展览

《艺术的共存:中欧当代艺术展》(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

《抽象与现实:卡西米尔•马列维奇/马塞尔•杜尚/约瑟夫•波伊斯作品展》(维也纳,1996年)

《房屋、人体与心灵——身份的构建》(维也纳,1999年)

《关于空间的概念》(巴塞罗那,2002年)

《索拉雷斯:理想城市或乐观主义》(2003年瓦伦西亚双年展)

《艺术的安置:寻找可能的场所》(圣埃蒂安,2004年)

《通向欧洲之路:中欧和东欧艺术展》(圣埃蒂安,2004年)

《施与的人》(拿波里,2004年)

《微型叙事》(贝尔格莱德/圣埃蒂安,2007年)

《从未寻得的岛屿》(圣埃蒂安/热那亚/萨洛尼卡,2012年)

《奇妙的不确定性:当代绘画作品展》(圣埃蒂安,2016年)


主要著作

《新情感表达——当代艺术中的模式变更》(1993年)

《罗曼•奥帕尔卡的场所展现》(2000年)

《独处的勇气——当代艺术中的叙事再创作》(2004年)

《叙事的脆弱》(008年)

《中欧艺术》(2011年)

《展览中的当代艺术》(2012年)

《罗曼•奥帕尔卡的普遍主义》(2015年)

《不确定性之重要性》(2016年)

2019-04-17

独家访问丨罗兰·艾格:“不确定性”是人类进步的根源

艺术是我们所处年代的一部分,也是所处世界的理解与观察。